您的位置: 小王聊社会 > 房产

【人物】铁血硬汉“链子哥”—宋永安

2020-01-17来源:小王聊社会

点击蓝字

关注我们


链子哥,今年49岁,现任公司克塔铺轨队队长,一提到他,大家都亲切地叫他“老宋”。2013年,从铺架一公司调到设备管理公司,先后经历了多条线路的铺架施工。2017年,被公司评为首席技师。

工作中,他总是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,内燃、机修、电路样样精通。克塔铁路是国家铁路网新疆铁路网奎北铁路一条支线铁路,其从奎北铁路克拉玛依市百口泉站接轨起建,沿百口泉油田向北,经托里县铁厂沟镇、额敏县、塔城市,终点为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境的巴克图口岸。这里经常遭遇风吹雪天气,温度时常在零下20多度,设备油箱被冻成“冰淇淋”更是常有的事,每每施工,解冻油箱就成了工人们的头等大事。为了保证施工任务顺利进行,这位 “链子哥”琢磨出了一套高效率的方法,利用发动机排气筒烟的温度加热液压油箱,省时省力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;同时,他还总结出了用手扳倒链快速复紧摆头钢丝绳的好方法,大大节省了施工时间。

军人出身的他,在施工现场,一旦设备出现什么问题,他总是身先立足,冲锋在前。风雪天气,机臂上有霜雪,每次他都会自己戴上安全带,爬高上梯,认真检查;根据施工安排,克塔铁路5月30日必须完工,工期紧、任务重,面对恶劣环境的影响,他深知安全施工举足轻重。记得有一天,天黑了,大家都陆续上了轨道车,突然间狂风夹着大雪,一阵撕喊,风力瞬间达到了9级。“链子哥”正在检查龙门架防风措施是否做好,对讲机里突然响起按钮司机急促的声音:“宋队,铺轨机1#吊轨钳子的钩没有挂好,人都走了,风这么大,该咋办呢?”。此刻,龙门架离铺轨机已经有1.5公里远,考虑到安全,“链子哥”二话没说,径自走向风雪中。在逆风中,他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,回到轨道车上将吊轨钳子的钩顺利挂好,回来的时候,他浑身冒着白烟,手不停的抖,脸上布满了冰碴子,大家看着都十分心疼,可“链子哥”还对大家开着玩笑说:“今天这么冷的天,我的哮喘病没有犯,真好!”。

还有一次,工地上连续几天风吹雪的天气刚刚好转,就遇到上级领导带着央视记者在施工现场进行拍摄,设备及关键部位都堆满了积雪,一时半会无法施工。现场很多人员都非常着急,不停地询问宋队:能不能早点起动机子?他斩钉截铁的说“只要积雪没清理干净,检测没有通过,谁叫起动机子都不管用,设备是铺轨的保障,我必须保证它状态完好”。就这样,在冰天雪地里,所有人员面红耳赤,拿起工具足足干了三个小时,直到把积雪彻底清理干净,检测无误以后,设备才正常起机。最后,记者采访“链子哥”:“是什么勇气让你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不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他不假思索的说了两个字,是“责任”,听说“你已经是第三代铁路人了,如今又是什么原因让你把儿子培养成为铁路人的”,他说是“传承”。

“链子哥”工作中给人的印象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但平常生活中却待人和蔼,对大家总是无微不至。当央视记者采访他有什么新年愿望时,心怀愧疚的他说要满足妻子的三个愿望:一是回去给妻子买条链子;二是给孩子买个国产手机;三是回家看望岳父、岳母。现在宋永安成了公司有名的“链子哥”。年满80岁的老母亲最近生病住院了,作为儿子不能亲自照顾母亲,只能通过电话叫老母亲好好养病,当老母亲安慰他的时候,他落泪了。“链子哥”宋永安既有铁血硬汉的一面,也有柔情的一面。(孙继兵、张茂林)

风雪洗刷后的样子

休息中的硬汉

本文由小王聊社会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